全球貿易緊張 FED官員:或快減息

全球貿易緊張 FED官員:或快減息

美國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總裁布拉德周一表示,鑒於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及美國通脹疲弱對經濟增長構成的風險不斷上升,美國“可能很快就需要”減息。布拉德是首位表示近期事態可能需要美聯儲局(FED)作出反應的官員。

 

    布拉德表示,雖然FED無法對美國和其他主要貿易國家之間迅速演變的貿易爭端的每一個變化作出反應,但最近發生的事件,如對墨西哥進口商品徵收新關稅,已造成“一種不確定性上升的環境”。隨着全球經濟放緩,“這可能會反映在美國宏觀經濟表現中”。

    世貿新規略悲觀

    布拉德長期以來一直擔心債券定價和疲弱的通脹發出令人擔憂的信號,但還不足以證明有必要減息。貿易問題曾被視為暫時的威脅,但有可能得到解決。

    但布拉德在芝加哥聯合俱樂部發表的講話中表示,最近去香港回來後,對美國和中國可以很快達成貿易協定,或從當前爭端中會出現一套可預測的世界貿易新規“變得略更悲觀”。

    特朗普政府最近提高中國進口商品關稅的舉措,以及對墨西哥商品提高關稅的威脅。布拉德表示“有關全球貿易的說法已變得不樂觀。”

    “以前的說法是,協定即將達成,貿易問題將在中期得到解決。但現在看來,貿易協定似乎不會很快達成,將會出現貿易磋商久拖不決的不確定性。”

    美聯儲局“面臨着預期未來的經濟增長將更加緩慢,由於全球貿易體制的不確定性,經濟放緩的程度可能要比預期的更嚴重。可能很快需要下調政策利率。”

    收益率曲線倒置

    無論問題是貿易風險還是疲弱的通脹,布拉德的同事一直不願支持減息的舉措。他們辯稱,在一些經濟衝擊迫使他們重新考慮前,FED不應對利率從目前的2.25-2.5%區間進行調整。

    對布拉德來說,這個時刻可能已到來。除貿易以外,他對十年期公債收益率已跌破三個月國庫券收益率,也跌破聯邦基金利率本身的事實,也比其他FED同事更為憂慮。他認為,收益率曲線的這種“倒置”表明,投資者對經濟前景感到擔憂,且已變得足夠深刻和持久,足以成為支持減息的理由。

    “政策利率下調可能有助通脹和通脹預期重新調整至2%的目標水平,並為防止經濟出現比預期更快的放緩提供保險。”布拉德稱。

    美聯儲兩周後將開會,再次考慮利率政策,並發佈最新的經濟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