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P和Endesa试图将社会费转嫁于电费,本届政府废除前任批示

上届政府在议会大选前夕所签署批示,允许葡萄牙能源公司和西班牙恩德萨公司将社会费和能源特殊费转嫁于电费。本届政府废除该批示部分内容并要求监管单位做账目清算。

依据今日公布于《共和国日报》的能源国秘批示,受益于被废除之批示第11条(能源特殊费)和第12条(社会费)的葡萄牙能源公司(EDP)和西班牙恩德萨葡萄牙公司(Endesa)未提供反对废除批示的理由。

 此外,政府认为,社会费和能源特殊费是应当由企业承担的成本,而葡萄牙能源服务管理局(ERSE)的研究未就直接或间接转嫁这两种成本的做法作出任何表示。

 今日(10月10日)公布的批示如是写道:“ERES依照要求向本部门提交了研究报告。分析表明ERES完全未将社会费和能源特殊费这两项成本计算在内,因为它认为这两项优惠是过度的社会补偿”。

 因此,批示总结道:“ERSE的研究报告未陈述任何理由以否定此前被发现的违法性,”并且“关于10月3日第11566-A/2015号批示第11条和第12条,研究之前也未履行现行法律规定程序。”

 仅仅是这点,批示补充道,就决定了Artur Trindade10月3日(即10月4日议会选举前夕)所作批示“部分无效”。

 政府亦提示道,“不仅没有任何法律规定这样的费用,而且存在法律明确禁止设立此类费用”。

 在这份批示中,能源国秘要求ERSE在明年计算系统总体使用费时,应将过去两年由消费者支付的费用计算在内。

 正如卢萨通讯社(Lusa)9月15日的报道,政府相信,2015年起,由于一部法令的放纵,EDP和Endesa向电力消费者非法强收社会费,这笔费用本应由企业承担。

 由社会党执政的政府于8月24日在《共和国日报》公布一部法令,废除Artur Trindade所作批示。9月,Jorge Seguro Sanches解释说,批示的部分无效是由于其“与规定社会费的相关法律法规明显冲突...这些成本应当由电力生产者承担,不得直接或间接将这笔费用转嫁到电力运输、配电网络及其他电力设施的使用费当中”。

 卢萨通讯社近日联系了前国秘Artur Trindade,但他拒绝对此事发表意见,因为“不想介入”。

 目前,电力社会费 — 企业依法应当向经济困难的消费者扣减的费用——惠及约80万户家庭,绝大部分是EDP的用户,因为EDP是电力市场的龙头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