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德警告海通如不增加资产,它的持续性会得到“威胁”

由海通公司在2014年购买,原BES投资公司(BESI),在公布2016年财政报表的时候得到了所属审计公司德勤警告,“为了保持公司的持续发展性",公司必须实施资产增加。

BESI曾经多年以来一直在葡萄牙投资银行领域处于领先地位,随后便是伊比利亚半岛。它占据了各个主要交易市场(并购,IPO,IPO等),但今天的现实是完全不同的。

在2016年公司的财务报表里,专业会计师特别指出“必须增强海通证券的偿付能力,这样公司的持续发展性才不会受到威胁。这种加强应该通过资产增加方式,其中在报表中明确提到,已经有股东表现了能为公司加注418.5 millions欧元的意向。董事会预计在2017年上半年实行资产增加。”

此投资银行在2014年十二月以379millions欧元卖给中国海通证券,随后增资到419millions欧元。由于投入资金庞大,此交易震惊了当时的市场。此银行曾经为BES银行,随后由Novo Banco 新银行卖给中国企业此时资本为319millions欧元, 交易后随即以次级金融产品方式转换投入公司资产 80millions欧元(有资格获得更多的自有1级水平资金)。财经报证实,银监会要求加强资本后的评估和监测工作(SREP)。该银行说,“这些资金加固,一旦获得批准,将允许海通银行符合监管资本要求,并促进其业务的增长。”

这家前身为BESI的投资银行,如今是由宫里启晖领导,曾有96millions欧元的净亏损。

有关方面透露在本年度的第一季度里,净亏损额为35millions欧元,其中不包括损失,伦敦购买无形版权和其他小额度的内部整合开支。

该银行在曾经每年250millions欧元的收入到2016年下降至110millions欧元,这是银行的主要问题。商业模式发生了变化,并致力于创造收入。

现任执行主席对外表示 “在2016年银行面对了非常严峻的考验。全世界投资银行宏观经济大环境被一些国家的政治不稳定性恶化后,比如巴西和英国,再有就是伊比利亚半岛在上半年的缓慢发展。此间银行还经历管理了一个过渡到新的金融集团时期。”

当时在海通收购BESI的时候,同时继承了Banco Espírito Santo (BES/Novo Banco) 新银行大约80 billion 的现有资产。这使BESI非常容易地获得庞大的客户群和投资银行业务,这是投资银行业务必不可少的短期贷款的能力支持。

在先前参加所有EDP所有工程活动的海通银行,近期没有参加估计总和为5 billion的任何EDP的项目,(电费缺损销售,天燃气销售,OPA和EDP再生能源项目)。

在海通购买后, 主要的商业模式定位为利息收入,导致产生收益不足的现象。

因此,在为了产生利息收入的前提下,资本和银行的资产负债在这时就渐渐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这亦是受到影响最大的财经产品(同比下降45.2%,45 million欧元)。

在今年,银行发起了成本合理化管理改革,其中包括在伦敦和圣保罗办事处缩减员工。但是这些举措直接导致了对运营成本的直接影响。

如今,管理的责任由海通银行担起,创建一个新的经营模式是非常必要的,因为仅仅在重新组合内部结构,缩减降低成本是远远不够的,不能根本解决银行问题。当然重建内部结构和成本降低必要的,但是单纯的缩减并不能解决银行的收入问题,以为创收才是解决问题之根本。

该银行管理层最近失去了佩德罗·雷贝洛·德索萨先生,他表示不能接受处在非执行管理位置,对新东家海通集团的中国化管理不能很好的融入,在海通2025计划中(集团战略构想)中, 银行律师表示“ 佩德罗·雷贝洛·德索萨先生觉得他并不能对公司做出贡献”,海通对外表示“佩德罗·雷贝洛·德索萨先生从一开始就婉拒了公司的就职邀请。”

以卡洛斯·科斯塔为首的监管机构还要求一些海通银行经理必须有在银行战略方面和金融活动的专业培训。这是一个由中国主导欧洲银行,所以必须让国外经理学习欧洲银行业的规则。 

宫里启晖,自2015年十月上任银行主席,关于海通2025战略计划他解释到 “基于两个战略支柱 - 中国角度和新兴市场 - 和活动的三个领域 - 投资银行,市场(重点在固定收益领域)和另类投资。”

在年度报告里,审计委员会还强调了以下几个方面:“海通证券的个人和合并关于2015年财务报表的重述。2015年账目重新发布包含子公司海通(英国)有限公司非实物产品的清算,在我们2015年度财政报表的报告中也已经提出。”

经济学杂志联系乔斯·玛丽亚·里奇迪,但是他拒绝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