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富豪與稅的複雜關係

C羅被指控稅務欺詐;如內馬爾、迪馬利亞等人一樣,梅西也在稅務部門那裡遇到了麻煩,究竟逃稅現像到底已擴散到什麼程度了?

據悉,本週C羅已被西班牙當局以稅務詐欺正式提起指控,除了引起媒體的高度關注,這場涉及數百萬歐元的訴訟還包括可達五年的監禁。皇家馬德里的七號球員並非唯一一個與稅務部門產生衝突關係的球星。同內馬爾、迪馬利亞, 阿萊克西斯·桑切斯、蘇雷亞斯、拉達梅爾·法爾考等人一樣,利昂內爾·梅西也惹上稅務麻煩。這引發了一個迫在眼前的問題:歸根結底,逃稅現像到底已擴散到何種程度了?

    這顯然是個很重要的問題,既有趣又復雜。研究這個主題的經濟學家和研究外遇的社會學家遇到了相同的限制:對於一般發生在灰色地帶以及主要知情人都少有衝動將之暴露於日光下的事情,幾乎不可能獲取到可靠的數據。

樣本的限制

對於稅務詐欺而言,大部分的研究都習慣基於稅務機關所作的審計推斷。這些審計以每個被審查個體的稅務申報為出發點,將所涉條款與相關交易信息進行比較,但信息來源則有所不同。在那些銀行信息保密程度相對較低的國家,審計非常具有侵犯性,容易探查到相當數量的逃稅。但此做法具有兩個嚴重的局限:其一,僅基於相對有限的樣本,將許多高收入人群(現今俚語中所謂的“超級富豪”)排除在外;其二,並沒有將諸如離岸避稅手段和空殼公司這樣複雜的避稅形式考慮在內。

巴拿馬文件和瑞士洩密事件

       這次與“稅務優化”相關的公司內部信息被傳播,給那些對此現像感興趣的人提供了非常多的可能性。在最近一項名為“逃稅與不平等”的研究中,三位經濟學家將莫薩克-馮賽卡(Mossack Fonseca)律師事務所(超級醜聞的巴拿馬文件)和匯豐銀行瑞士分行(瑞士洩密事件)洩露的數據與一些北歐國家稅務機關的官方數據結合。數據的配對使現今未聞之事得以揭露:知曉了誰有離岸秘密資產,有多少資產已申報,同時也勾勒出那些擁有隱秘資產的“通緝犯肖像”。

         第一個結論並不是特別令人吃驚:逃稅問題顯然要比稅務機關在審計中所披露的更為普遍。但文件主要精華尚在於這一精密分析所揭露出的社會梯度。數據的配對展示了上層社會富人階級是如何不均衡地隱匿收入:總體而言,上層社會人士逃避的應繳稅額高達30%,但是在審計賬目中顯示數目僅有4%,這是一個令人吃驚的差異;而對於底層社會,這些差異則微不足道。

值得注意,本研究所指的上層社會概念與大多數人的觀念,甚至與不平等研究中所採用的標準都不一樣;在此我們談論的是0.01%的最富裕家庭,在葡萄牙則指處於收入排行榜頂端的五百個家族。

    逃稅現象高度集中於“超級富豪”精英,成為此研究最為引人注目的結論之一,該群體中相當大的比例成員僱傭專門的公司使其財產免於正常課稅。巴拿馬文件的帳目顯示,該群體中約1.2%的成員都與莫薩克-馮賽卡律師事務所創立的空殼公司有關係。鑒於莫薩克-馮賽卡律師事務所不過是眾多提供此類服務的公司中的一員,這個數據則十分引人側目。

     幾年之前,一部名為《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不朽作品展示了發達國家前1%的富人掌握了當代社會三分之一的財富,因為,其作者托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在經濟學界贏得了 “搖滾巨星”的美名。就本文所提及的研究,其戲劇性矛盾在於,基於稅務數據所計算出的不均衡,由於沒有考慮到匿於離岸避稅港的資產,可能實際上比我們所認為的大很多。

     誠然以上結論同樣是基於有限的數據作出的,具體而言,數據主要來源於瑞典、挪威、丹麥這三個允許進行必要的數據配對的國家。但考慮到北歐人並不以愛好逃稅而聞名,因此很難相信在其他國家能得到更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