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中介人:世界賭城的“灰色地帶”

魯伊·平托·普羅恩薩領導的MLGTS Legal Circle聯盟的澳門團隊,致力於提供公司領域和博彩行業的法律服務。這位有著豐富娛樂場業務顧問服務經驗的MDME律所合夥人向《經濟報》解讀這一細分市場與取款限制。

-博彩業對葡萄牙和非洲國家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
我們曾向其他法域輸出澳門經驗。葡萄牙有著悠久的博彩活動傳統,2015年新近發展起來的網絡博彩仍然有一些細節亟待完善,主要集中在稅務方面。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博彩法於2016年獲得批准通過。我認為在這四個區域中,莫桑比克處於最初始的階段。雖然與莫桑比克發展時間相同,但是安哥拉有著不同的經濟動力,並且它的旅遊需求可以推動該行業的發展。

- 莫桑比克的阻力是什麼?
莫桑比克已經批准通過了博彩法律,我相信他們有意願發展這一行業。但我認為莫桑比克缺少吸引具有經濟實力客源的條件,無論是本地抑或是外地的客源,這將難以推動該行業的發展。而在安哥拉,已經有一批數量可觀的當地玩家、擁有富餘資金可供娛樂的中上層階級以及一群具有投資能力的中國居民。

6月份澳門博彩業收入增長26%,今後是否還會有新的增長?
   我認為會。2016年澳門博彩業收入達280億美元,對當地GDP的貢獻率超過70%。2014年,澳門博彩業收入達到頂峰,創下400億美元的總收入,是拉斯維加斯同年收入的6倍。我們職業的好處在於,不論是在繁榮期或者低迷期,我們的服務都是有需求的。但當地經營者對博彩業的發展略微有些擔憂。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開展了“老虎蒼蠅一起打“的反腐運動,當時形成這樣一種觀念:去澳門賭博就意味著成為中國政府審查的焦點。受不確定的經濟環境因素影響,賭場貴賓廳的業績大幅下降,因為那裡被視為是最容易發生洗錢和犯罪行為的地方。如今審查工作已經穩定,今年博彩業收入重新恢復兩位數增長。

-貴賓廳業務有什麼影響?
    以賒賬的方式運營。這是一個讓我們有些吃驚的概念,但確實有其存在的理由。中國實行外匯管制政策,允許個人在境外提取的金額非常有限,這對那些大賭客而言,甚至不夠玩一次百家樂。為此出現博彩中介人,由澳門政府管理控制、統一頒發牌照,由博彩推介人組成,其職責在於安排貴賓玩家的行程和提供借款服務,貴賓玩家回到中國內地後再還款。這種方式使玩家參與賭局的次數得以增加,但同時這也造成了一些問題,因為存在無法收回借款的風險,也可能形成行業洗錢的灰色地帶。這些賭債也不能通過中國法院獲得清償。目前澳門已有超過100家註冊登記的推介公司,有部分已經在香港證劵交易所和納斯達克證券市場上市。

- 仍然加強使用電子設備進行監測嗎?
是的,有非常多科技手段。代理投注是澳門常見的問題之一。坐在賭桌前的並非是真正的玩家,而是通過手機與真正的玩家進行交流。自動取款機也有針對非居民的面部識別功能,防止使用家人的銀行卡和資本外逃。這些方式確實使澳門損失了部份利潤,不過這也是澳門不想獲取的利潤。通過這種方式,澳門贏得國際市場和最大客戶的信任——中國內地,有98%的玩家來自中國內地。

- 客戶如何看待這些措施?
這些措施非常受客戶歡迎,但是他們需要尋求操作協助。博彩經營者最擔憂的是經營牌照續約問題。目前在澳門有6家博彩特許經營商,其中三家是美國公司,另外三家是本地企業。 2001年,澳門放開博彩業,以公開招標的方式批出3張博彩特許經營牌照,而後又新增3家特許經營商,但上述特許經營合同將在2020至2022年期間內到期。但澳門法律不允許博彩經營牌照續約。或許有必要修改立法。今年將舉行立法會選舉,在2019將進行政府換屆,因此未來會發生什麼仍是未知數。啟動新一輪公開招標的可能導致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

政府是否應當向博彩特許經營商提出更多要求?
有一種民粹主義的觀點認為,博彩經營者應當上繳更多的收入,但目前它們已經繳納了收入的39%,而非按利潤來算。每100美元的賭資,上繳約40美元。這些博彩經營者是澳門最大的雇主。威尼斯人是緊隨澳門政府之後的最大僱主,擁有超過3萬名僱員。而一旦不再續約牌照,雙方都將損失巨大。